micky-angela

原地爆炸

xx時鮮雜貨店:

补完!>w<


欢迎收看维克多烟花秀233

看了第八集,拉领带好霸道,老人家好喜欢哈哈哈;以及下集大概没有我维出场了qwq


【维勇】 陌生 (5)

甜哭了

奶油桑:

※ 完结篇


※ 饿着肚子怨念中的不负责任的产物


※ ╮(╯▽╰)╭不离不弃的OOC依旧出没


※ 前篇可见  (1) (2) (3) (4)








离开美奈子小姐的芭蕾教室后,维克托一时间竟找不到该要前往的方向,只能随意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长谷津城堡脚下。维克托看了一眼面前被樱花花瓣覆盖的长椅,总觉得有些空落。


这里原本是维克托在长谷津最喜欢的场所之一,前方是平静的大海,背后是从未见过的古堡,头顶上飘零的樱花即使已是十分稀疏了也仍然称得上漂亮。然而现在这些富有异国风情的景致却是显得如此陌生,仿佛是时时刻刻都在昭告维克托:这里不是俄罗斯,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孤独感让维克托有些站不住脚,只能向前快走两步坐到了长椅上。随后维克托习惯性地向右边看去,却只能失望地想起勇利现在并不在身边的事实。


才半天而已,就已经开始想念了吗?维克托苦笑着摇摇头,却并不为终于陷入恋情的自己感到有多少担心,哪怕这样的恋情往往难以被世人所接受,但他是维克托,他相信自己可以不在乎外人的指点,也相信多数人们最终还是会理解。


 


唯独对于勇利,维克托其实并没有现在就能让对方坦诚的自信。


 


世间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维克托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可能就真的只能一辈子做勇利的教练了。


 


但是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吓跑这个总是紧张兮兮的东方人呢?


 


口袋里传来的手机振动打断了了维克托的苦思冥想,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维克托便笑着接了起来,也不打算说话,只是等着对方先开口。


“呀维克托,我到俄罗斯啦!转机等了这么久不说,在机场还差点被人认出来,真是折腾死我了。”尤里不耐烦的声音和预料之中的一样从话筒里喷了出来。


“原来是尤里奥呀,”维克托又换上了调笑的语气,“居然还有机会给我打电话,我真是感动。原本还以为你回到俄罗斯之后就会立刻被雅科夫抓住,然后在冰场上滑到过劳死呢。”


“切,我当然知道啦。现在只是趁着飞机刚落地的时间,等出了机场见到了那个老顽固,我还能有个狗屁的人身自由。还有,不要再叫我尤里奥了!”尤里的声音又大了一点,“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你,你可得把日本的那个勇利给我教好了,不要等到我打败他的时候又说什么‘是维克托没有好好教我’之类的借口。记住了没有?”


“是是,谢谢关心。”


“才不是什么关心,我只是希望自己赢得堂堂正正而已。”


还是一样的心口不一啊。维克托感叹了一阵,接着说:“话说回来,尤里奥这次连比赛结果发表都没有听就先走了,不像尤里奥的风格呢。为什么?认为自己已经输了吗?”


还没有说完,耳边尤里不耐烦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哈?不管这次怎么样,我才不会在最后还输给那个勇利呢!”


“.…..尤里……”


“有错吗?那个胖子!”


“.…..哇,这件帽衫的背后印了一个好大好帅的老虎头像耶,真是太时髦了!”


“真的?!啊啊啊说就说了……”对面安静了很久,才又传来了尤里的声音,“我的Agape,就是我的爷爷…..喂喂,不准笑!从小到大,爷爷都一直无条件地陪伴着我,对于我来说,他就是我的无偿的爱。但是啊,比赛的时候果然还是做不到。我为了完成所有动作已经耗去了全部的心思,根本来不及考虑什么Agape了。所以在那场比赛里,我压根就没有滑出自己的感觉来,又怎么会赢呢?”


是这样吗?维克托沉吟了片刻后接着问:“即便如此,那么尤里奥为什么就认为勇利会赢呢?还是说尤里奥知道勇利的Eros是谁?”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知道那小子的Eros是谁!还有都说了不要再叫我尤里奥了。”尤里顿了顿,还是接着说,“大概就是一种感觉吧。如果说我在那场比赛中失去了自我,那么勇利就是在那场比赛中找到了另一个自我。虽然和平时的形象很不搭调,但是那个勇利的确是在昨天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风格。所以……反正就是这样。”


另一个自我……维克托终于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尤里奥你果然是个天才!”


“那是当然的啰。啊,话说那个帽衫……”


“嗯,那个帽衫啊。”维克托的嘴角又恶劣地上扬了,“当然是骗你的啦。话说那么幼稚的图案印在运动衫上就已经够残酷的了,还要印在帽衫上,不觉得太对不起顾客了吗?呐,尤~里~奥~”


“.…..维克托你果然就是个混蛋!”尤里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气急败坏了,“你给我等着,我打败勇利那个小子之后下一个就是你!还有,老子的名字是尤!里!奥!啊不……”


“是是是,尤里。”维克托笑着说,“要打败我的话你可还得好好加油呢。”


“那还用你说,哼!”


啊挂断了,还是那么没礼貌。维克托撇撇嘴,又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映照出的自己。


 


东斯拉夫人的脸在今天也是那么的完美。


 


那么,是时候去找这段恋情的另一位主角了吧……维克托从长椅上站起来,向那个现在可以称作是家的地方走去。


 


 


此时的勇利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和往常一样地盯着维克托的海报发呆。或者说是表面上和往常一样,心里却因为想着早上发生的事而慌乱不已。


这是维克托第一次没有陪着自己训练。


果然是,开始厌倦了吧。


本来嘛,自己就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才华的滑冰选手,跟维克托和尤里奥这种的完全不能比。长谷津也只是一个小地方,维克托现在还留在这里也只是因为新鲜感还没过而已……倒不如说,维克托的确还是比较适合留在俄罗斯,或者更大的国际舞台,才比较适合发展嘛。作为维克托短暂的的学生,看到教练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要为他感到高兴啊。


 


……明明就应该这样想的,但是为什么还是感到这样难过呢?勇利有些无力地躺倒在床上,随手用海报盖在脸上遮挡光线,也遮住了有些潮湿的眼睛。


再多的道理和自我开脱也还是说服不了内心的想法,真是没用啊。勇利不愿再去理会眼角留下的液体,终于渐渐睡了过去。


 


等勇利再次睁开眼,看到的便是维克托正坐在床沿上,手里正拿着自己珍藏的海报翻看着。


……噩梦吧,这是。勇利有些脱力地闭上眼后再次猛地睁开,终于还是不得不承认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抱着偶像的海报睡觉什么的本来就已经是够痴汉的了,现在还被偶像本人发现,不就等于是完蛋了嘛。


“啊那个,维克托,这个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勇利其实根本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解释,只能慌慌张张地先开了口。


“不是我想象的哪样?”维克托理了理手中的海报,笑着回望勇利,“勇利真的好厉害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多海报耶,几乎覆盖了所有年龄段的比赛呢。勇利你一定是超级喜欢我才能收集这么多的!但是啊海报再厚也不能拿来当被子用哦,只盖脸就更不行了。”


“啊,这个,不是……”


“不是?难道勇利其实不喜欢我?!”


“当然喜欢了!啊,也不是这样……”勇利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比起这个,维克托今天是去办了什么事呀?”话音刚落,勇利就觉得自己简直笨得可以,问什么不行偏偏问这种私人问题。维克托不回答就算了,万一回答说今天是去办返程手续的又该怎么办。


“先把头抬起来吧,勇利,你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不抬头看着我呢?”维克托伸手将勇利的头轻轻捧起,“我今天去打听关于勇利的事了哦!”


“诶?诶!”勇利惊讶得连退缩都忘了,只是乖乖将下巴搁在维克托的手里。


“但是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勇利还有编故事的才能呢。呐,小镇第一美女?”维克托笑着收回手,同时一句话就让勇利紧张地跳了起来。


“呀,那个,故事只是随便想的,不要太往心里去啦……”


“为什么?很有趣哦。我一直都在想,勇利的Eros到底是谁,现在我大概是猜出来了。”维克托渐渐收起了玩笑的语气,正色道,“勇利其实并没有将谁作为Eros,而是将自己和Eros融为一体了。也就是说,勇利就是Eros,而Eros就是勇利你自己。”


 


勇利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为什么要害羞呢?我觉得将自己作为小镇第一美女的勇利,非常的迷人哦。迷人到了那个喜新厌旧的美男子根本就配不上的地步。”维克托看着脸越来越红的勇利,缓缓开口说,“但是,还不够呢。昨天晚上的比赛也还是有失误,不是吗?要想成为冠军的话,光凭勇利现在的自信还是远远不行的。所以,我为勇利制定了新的训练计划!”


 


“诶!真的?”听见训练二字,勇利还是挣扎着把头抬了起来。


 


“嗯嗯。”维克托保证般的点头,“首先,新计划的第一步就是——爱上自己吧,勇利。”


“嗯……嗯?”勇利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听错了,“什么……爱上自己啊。”


维克托的眼神却是一点都没有动摇:“勇利,如果我说我明天就要离开你,回到俄罗斯了,你会怎么想?”


良久的沉默之后,勇利掐着自己的手心,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尽量不发抖得说,“当然是,祝福你了。对于维克托来说,毕竟还是俄罗斯的训练环境比较合适吧。”


“为什么?勇利不觉得我在日本也可以有非常好的发展吗?”


“呀,也不是。但是长谷津毕竟只是个小地方,维克托总待在我的身边也不会有什么进步……”


“好啦,这就是你的问题了。”维克托轻轻敲了一下勇利的脑袋,“你总是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听好了,勇利,你身上有很多值得去爱的地方。你对滑冰不舍弃的态度,你对比赛不服输的精神,你待人处世的谦逊和包容,还有那双饱含着所有这一切的眼睛,我都最喜欢了。”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将勇利圈在了怀中,“所以,爱上你自己吧,勇利。爱上你自己,然后大大方方地向世人展示你的才华。毕竟不爱自己的人可是得不到别人的爱的哦。”


 


怀里的人一动不动,没有挣脱但也没有放松。末了,才微微地点了点头。


 


“很好。顺带一提,我最近并没有回俄罗斯的打算,所以请放心哦!但是,我总有一天也还是会离开这里的。”发觉怀里的人似乎更僵硬了,维克托还是将手臂收紧了一些,“呐,勇利,你知道吗?维也纳也有着非常好吃的炸猪排呢。锤得薄薄的,裹上厚厚的蛋液和面包粉,炸得很透所以口感很紧实,我还挺喜欢的。”


“.…..诶?”勇利对话题的突然转变有些反应不过来。


“说起来,英国的炸猪排其实也不错呢。而且比起塔塔酱,我还是更喜欢伍斯特郡酱。”维克托轻快地笑了,“起码比起其他的英国菜来说还不错啦。”


“啊啊,怎么可以忘记俄罗斯的炸猪排呢。热气腾腾的配上刚熬好的蘑菇酱,我小时候最喜欢吃了。”维克托回忆起童年的往事,眼睛里又闪闪发亮起来。


 


“所以,这算是什么意思?”勇利还是没有没有明白维克托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勇利不是说要和我一起吃好多好多的猪排饭吗?”维克托像是预谋好了一样突然将怀里的勇利抱得很紧很紧,“所以,训练计划的第二步就是——爱上我吧,勇利。然后和我一起,吃遍这个世界上好吃的炸猪排吧。”


 


勇利只觉得脑袋里轰得一下炸开了花:“不是,那个,我已经对维克托很……”


 


“不对哦。”维克托瞥了一眼被自己扔在一旁的海报,反驳道,“勇利现在对我的感情只是喜欢而已,而我想要勇利爱上我。恋人的那种爱,永远都不想再分开的那种爱。”


“.…..为什么是我?不应该是我的啊。”勇利深深地埋着头,声音听起来也闷闷的。“维克托你想得太简单了,我配不上的,更何况我是男的啊。别人会怎么想,会怎么评价,维克托的事业又会受到怎样的冲击,难道你都不在乎吗?”


“不在乎哦。因为我只想和勇利在一起,只想爱着勇利而已。” 维克托将下巴放在了勇利的肩膀上,轻声问道,“勇利在乎别人怎么看吗?”


“.…..不是很在乎。”


“勇利不喜欢我吗?”


“当然不是了。”


“那么,为什么不试试看呢?就算是被骗了。”


 


“……最后的炸猪排,我还是想要吃长谷津的。”勇利最后还是把头抬了起来,泪水已然模糊了双眼。


“那是一定的!”维克托笑着,终于吻上了那双眼睛。








FIN.


 ٩(๑òωó๑)۶ 看了一下日程表发现好像只会越来越忙所以还是抽着风码完了,希望没有让大家失望。其实关于勇利的Eros到底是谁我纠结了好久好久,最后还是取了第三集的标题,也算是我的个人理解吧。


(๑ơ ₃ ơ)ﻌﻌﻌ♥感谢点过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能够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真的谢谢大家。


٩(๑`н´๑)۶话说为了写完这篇文我已经快把前三集看烂了,最大的感触就是——为什么这帮毛子的日语都那!么!好!


✧*。٩(ˊᗜˋ*)و✧*。总而言之,希望还能有机会开下一个坑吧。


诶,番外?什么番外我没听说过啊(顶冰鞋逃)



迄今为止看过最合心意的条漫

糖莲子:

我已经尽力了_(:з」∠)_大家,大家凑活着看看....
其实画这个条漫主要是想表达一点我的想法(图力不够表达只好打字了QAQ)
相信大家应该能看出来,本故事中维克多并不喜欢勇利!
我觉得这样才是符合逻辑的!毕竟一个花滑帝王,帅破苍穹,撩天撩地撩空气,突然喜欢上勇利不科学!!而且第三集,勇利拥抱维克多的时候,维克多那个表情真是有多冷酷多冷酷有多无情多无情有多敷衍多敷衍!!要是我画这个表情不是准备给炮灰插刀就是准备BE啊!所以我更倾向于,在今后的一点点相处中被勇利吸引这种设定!
而且据我分析,维克多在剧中一共有三处真情流露(突然兴奋)一是看到视频的时候(一个人在家应该没人会还装),二是勇利决定演出eros的时候(眼睛都要发光了),三是勇利表演eros的时候(还吹口哨!老流氓!⁄(⁄ ⁄•⁄ω⁄•⁄ ⁄)⁄)这三点都是勇利展现自信的时候!所以我觉得自信的勇利,真的特别特别的吸引维克多!
另外再说勇利,难道他就真的是一个自卑的维克多迷弟吗?我觉得不是的,我觉得在勇利懦弱的表象之下隐藏着的应该是一个自信占有欲强有野心的人,在动画的第一集就说了勇利想和维克多站在同一片冰场之上,难道他站上去是为了舔男神吗?那他第一集应该已经实现了愿望,那他为什么还要哭,我觉得勇利明明是想和维克多一较高下啊!而且第三集的时候勇利无意识的说出了“这样是不可能超越维克多的...”所以说勇利潜意识是想超越维克多的,而且勇利真的就很弱吗,很弱如何参加世界级的比赛???世界级啊!!全国的感觉都要跪了好吗....而且我觉得勇利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比较客观的认识的,他第二集见到尤里的时候还说过“他绝对是小看我了...”配上无奈一笑(我已经升天)而且真的对自己没有自信的人会坚定的接受挑战吗?所以看到好多粮都写勇利多么多么不如尤里啦感觉有一点心塞_(:з」∠)_
综上所述,勇利小天使就是如此的自信!如此的酷炫!
勾引维克多分分钟啦~~
以上
Ps:我最后一格本想表现维克多突然兴奋的....但是表现成了突然鬼畜也是没救了_(:з」∠)_